帮助中心

  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开淘宝资讯 > 网店资讯 > 一件代发/网店代理 > 写《孟婆汤》的东阳女生考上上海交大啦!母亲奇迹般开口说话,一句话让父女俩瞬间泪奔 | 漫读

写《孟婆汤》的东阳女生考上上海交大啦!母亲奇迹般开口说话,一句话让父女俩瞬间泪奔 | 漫读

韩购社(www.hangoushe.com)
来源:韩购社(韩装网) 发布时间: 2018-07-02 05:28
[] [] []

 

需要代购服务请访问韩购社首页!韩装网专注韩国正品服装代购!

淘宝代运营服务:代做淘宝销量服务,拥有5万+女性朋友粉丝,每个号不重复,主要账号是真实的不是刷手,安全可靠!包安全!需要请联系QQ:1064879863

请点上面蓝色字  免费订阅!

阅读本文前,请您先点击手指上方的蓝色字体“美文经典欣赏”再点击关注,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精彩文章了。完全是免费订阅,请放心关注。

图文来自网络 版权原作者属有



“我女儿被上海交大录取啦!”男人的语气激动得很,听得出由衷的喜悦。


这个幸运且优秀的女孩,名叫申屠佳颖。


1


去年12月16日上午,在钱江晚报第五届新少年作文大赛决赛的考场外,孩子们都交卷了,所有作文垒在一起,工作人员正在整理。


这个男人斜倚在旁边,等女儿从考场出来。他瞄了一眼其中一篇作文——作者的名字是被封住的——那么毫无征兆地,忽然掩面痛哭。


“母亲已有六十九个日夜不曾跟我讲一句话。”他看到作文中写到,并马上猜出,写这篇文章的,是自己的女儿。


申屠佳颖的故事一经报道,万千网友被感动,人民日报、新华社等央媒都纷纷转发,引起网络热议。报道还引起了公益机构的极大关注,热心的网友也通过众筹为申屠一家提供过资助。


今年5月,根据他们一家的故事拍的微电影在网上发布,再次成为网络热点。




2


那是一场意外的车祸。这个东阳的四口之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。半年多时间,申屠妈妈接受了大大小小无数个手术,曾一度陷入昏迷。杭州和东阳的医生都曾表示这个病人很可能成为植物人。


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巨大压力里,申屠爸爸一边照顾病妻,一边抚养两个孩子。申屠佳颖则要在悲伤中面临高考的压力。


一个月前的一天,申屠妈妈有好转,开始回家休养。


过了几天,申屠爸爸发来一张照片,妻子陈学慧和小儿子坐在轮椅上。妈妈脸上有微微笑容,看起来情况好了很多。


“还是不认人,但是会说简单的话,自己也能吃东西了。”爸爸开心说。


曾有一段时间,这位多愁善感的爸爸,生怕因为家里的变故,影响了女儿的前途。


真是“守得云开见月明”,命运最终给这个乐观坚强的家庭一个温暖的拥抱。


申屠佳颖外婆家


3


高考分数出炉的时候,申屠佳颖和她的爸爸还在为“没考好”而忧愁。虽然660分的分数,在很多人看来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。虽然已经通过了上海交大的三位一体考试,但这个分数似乎有些危险,申屠佳颖并不放心。


“我的数学比预估的少了11分。”佳颖说。


前几天,她正和无数个同学一样,在为新高考的80个平行志愿费尽心思。“我绞尽脑汁,只填了17个志愿。”申屠佳颖说。 


然后,惊喜突然降临:三位一体招生结果出炉,她被上海交大工科实验班录取。 


理想中的学校,也是理想中的专业方向。 


“可能是我的面试成绩比较好吧。”佳颖很开心,“我拿过很多奖。”这些奖包括许多学科竞赛,以及好几个作文奖。不过,那篇《孟婆汤》影响实在太大了,这个低调的孩子反而不好意思提及。


佳颖所在东阳中学的班主任老师杜靓说,“她文章写得好,我们都觉得他很适合读文科,学政法、中文之类,但她自己却喜欢理工科。” 


想起这半年多的经历,班主任老师也很是感慨。“她是个非常坚强的孩子,情绪管理能力让人佩服。”


去年10月,车祸发生后,开始时佳颖一度情绪失控,老师们都非常担心。“一个人躲起来,找都找不到。后来也有看到她偷偷地哭,一个人独来独往。”杜老师回忆,“但是她是一个开朗的孩子,情商很高。老师同学都很关心她,后来就慢慢调整过来了。其实到写《孟婆汤》的时候,她已经平静多了。”


那篇作文流传很广,浙师大有位心理专家看到后给学校打去电话,从字里行间感觉,申屠佳颖或许还需要一些适当的心理辅助。


学校开了会,经过评估,谢绝了专家的好意,“每个孩子的性格不一样,她是那种不喜欢别人干预,也不太愿意把痛苦摆出来的人。我们都尽量不去触及她的痛处。”


4


但佳颖确实是个敏感的孩子。


在今年1月的时候,有一天杜老师接到佳颖的电话,说要请假去杭州看妈妈。“本来她是打算周末去的。但是那天她和爸爸通电话以后,感觉到爸爸讲话支支吾吾,她就无论如何放心不下。她和我说,看书看不进去,一定要去看妈妈。我就帮她买了车票,送她去火车站。”杜老师说。 


原来那时候,佳颖妈妈已经陷入昏迷。记者去年12月去医院探访时候,妈妈虽然神志不清,还是醒着的状态。到快过年的时候,妈妈仍在昏迷,还发起了高烧。医生都说,这样下去可能变植物人了。


申屠爸爸觉得一家人应该一起过个年,于是执意将妻子转回了东阳人民医院。


不知道是不是回到家乡的缘故,这个昏迷了一个多月的女人忽然应了一声丈夫的呼唤。 


到了年廿九,医院里已经冷冷清清,只剩下极少数值班的医护人员。那一天,佳颖和爸爸守在病床前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昏迷的妈妈聊天,“妈妈你看,其他人都回家过年了。”


这时,陈学慧突然开口说:“那我们也回家吧。”


简直就像是电视剧里的情节。说到这里,申屠爸爸和佳颖眼泪都夺眶而出,“那天真的很激动,一个月没有说话了。”


再后来,这个被许多医生判定要成为“植物人”的病人,奇迹般地醒了,病情好转,最后终于能拔掉身上的无数管子,回家休养。


5


申屠佳颖的老家,在东阳市南马镇横溪村,这是她外公外婆的家,典型的新农村,每家每户都有独栋小楼。佳颖的外婆正坐在门廊前面剥毛豆,看到我们,笑吟吟起身迎接。


家门口挂着“南马镇横溪村卫生室”的招牌,可见是行医的。实际上,申屠佳颖的父母原本在南马镇上开了一家私人诊所。要不是去年10月那场车祸,这家人可以说生活非常美满。


一楼的客厅里摆了一张病床和轮椅,佳颖妈妈还在午睡。看上去气色不错。听到有人进屋,她立即睁开眼睛,看到女儿和丈夫,马上就露出了笑容。


申屠爸爸开始跟她讲话。虽然她回应得不多,但显然能听懂一些简单的语句。“她前几天讲话可多了,这几天又有点沉默。”申屠爸爸说。


“妈妈你知道我考上了什么大学?”佳颖拉着妈妈的手问。


“是不是很近的学校?”佳颖妈妈突然说的这句话把大家逗乐了。


“不近啊,在上海!”佳颖显然是习惯了妈妈这种有点脱线的思维,想让她多说几句话。


“女儿好不好?”爸爸也在旁边诱导,妈妈没反应,爸爸继续耐心地问:“好不好?”


持之以恒地问了好多遍,陈学慧终于回答:“好。”申屠爸爸这才笑了起来。 


很显然,这个外人看起来很吃力的对话,对他们一家人来说已经习以为常。


吃饭的时候,申屠妈妈坐在轮椅上,在专门为她准备的餐桌上吃饭。佳颖回家的时候也会给妈妈喂饭,擦嘴,好像照顾一个孩子。


6


吃完饭,保姆推着妈妈进屋休息。记者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本英国作家创作的儿童绘本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。 



这是申屠佳颖常给妈妈念的“睡前故事”。


她说小的时候,喜欢坐在爸爸旁边,看他看过的报纸,以及听妈妈讲故事。妈妈从来不操心她的学习,但是对她的生活细节却要求很高。如今,没有妈妈的唠叨了,反倒轮到她来操心妈妈的生活细节:有没有活动腿,今天穿了什么衣服,吃得好不好。


今年5月8日,她刚过了18周岁生日,已经很多年没吃过生日蛋糕的她,收到了两个来自同学的“特别好吃、特别少女心”的蛋糕。其中一个,上面画着“樱桃小丸子”。


自己还是孩子,她却已经在考虑,刚刚小学毕业的弟弟没有妈妈的管教,她这个姐姐该怎么担负起责任,教导他。


“我要去上海念大学了,我觉得以后要每周给弟弟写信。”她说。


7

陌生人的信  

   

关心她的人,除了同学、老师,还有很多素不相识的人,比如,自从报道传遍全国,申屠佳颖收到很多封信。


“第一封信是台州的一位老渔民寄来的,我看他的字,实在看不懂。他字特别大,说自己眼睛老花,是用放大镜在报纸上看到我的作文的。他希望我妈早点好,希望我坚强,说他经历过生生死死,但他的两个女儿也很不错,信写了很多张纸。”第一次收到陌生人的信,申屠佳颖还是觉得很温暖,没想到,后来,全国各地的陌生人的信,雪花一样飘了过来。


这些关心,也让她在学会接受现实的时候,略微坦然了一些,“毕竟也不能改变。比我悲惨的人多了去了。而且我也蛮幸福的,同学、老师都对我很好,还有两个小姨、外公、外婆也对我很好。”


“有时候会想,如果没发生这件事,我会怎么样?我的选考成绩应该不会那么差,我三门科目扣了18分,加上英语,扣了32分。”那段时间,申屠佳颖觉得自己总是不能集中注意力,这是最让她崩溃的,“哭过无数次,一般都是很多压力集中在一点上了,又有家里的事情,也有学习上的压力。不过我哭完就好了,要不然能怎么样呢?”


问她最大的改变,申屠佳颖认为是更独立了。“有事情也不能总和爸妈说。大部分要我自己解决。我妈妈没什么记忆,我爸爸有自己的事情。”比如,她去参加上海交大的三位一体面试,并没有父亲陪同,是自己一个人去的上海。


她也开始给自己买衣服了。“你看,这件衣服就是我在淘宝上买的。”她指着身上的T恤,自豪地说,“都是用自己的奖学金买的,我还买了个胸包,准备和同学出去旅游用的,还买了一个篮球,用来治疗自己的颈椎病。”


8

弟弟和妈妈


她还想给弟弟买双好鞋子。“我觉得男生的鞋子特别重要,所以我以后赚了钱要给他买。我爸爸特别节约,都是买地摊货,所以他肯定舍不得给我弟弟买的。”


申屠佳颖有个弟弟,比她小6岁。刚考上名校的喜悦,在说到弟弟的瞬间,就掉眼泪了。“我觉得弟弟特别坚强,(妈妈出事后)只哭过一次。”


“之前,我想过,我弟弟会缺乏另一种类似于母性的教育。”于是,申屠佳颖早就想好了,等她读了大学,要经常给弟弟写信,对他的品德和心智等方面进行引导,相当于承担了一部分母亲的职责。


“他以后的路,会比我难走一点。他成绩也蛮好的,小升初没有考好,也受了这件事情影响,毕竟他年纪小,自控能力差一点。他的朋友也没有我的好。”说起弟弟,申屠佳颖满是担心。只是在问她姐弟俩感情好不好时,却又突然破涕为笑,“我才不喜欢他呢,那么皮,又贪吃。”


然而,下一秒,她又问:“一双好的鞋子是不是很贵呢?那我要怎么赚钱?”



9

爸爸和妈妈


当打算给他们一家子拍一张合影时,申屠爸爸哄着妈妈,“我们拍照好不好?”她妈妈会慢悠悠地问:“我们的?”“对呀,结婚照。”佳颖爸爸顽皮的回答,让她妈妈笑了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


“我爸妈感情挺好的,我爸爸每年都会给我妈妈送情人节礼物,每年一盒巧克力,母亲节送一朵花。我小时候觉得花很漂亮,就拿过来玩,我爸爸就很不开心。”申屠佳颖说,“我妈妈不烧饭的,都是我爸爸烧。”


曾经,妈妈也曾开玩笑地对佳颖说,“要找个爸爸这样的老公,会烧菜。”


不过,对于另一半,已经成年的佳颖有自己的想法:“第一,身高要一米八;第二,要低调有内涵。”


10

向往的大学生活


前天,当同学告诉她被上海交大工科试验班录取了的时候,申屠佳颖感觉自己心脏要跳出来。“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,吓到了边上的朋友。”


“直到我同学的妈妈,提醒我要给爸爸打电话报个喜,我才回过神来。”申屠佳颖显然是开心的,毕竟,上次采访她的时候,她就偷偷告诉我们,上海交大是她理想中的大学。


这个暑假,申屠佳颖和几个同学一起合伙,想开个家教班。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现在练一练,或许大学期间也能做个家教赚点钱。”


毕竟,她还惦记着要给弟弟买一双好鞋子。


她还计划给自己买个老年人用的那种手机。她有一台iPhone8,是小姨送的礼物。“大学里应该多学习,手机是不是简单一点比较好?”当然,iPhone8是舍不得给家里人用的。“只要晚上回寝室,我就和妈妈视频(聊天)。”


11

一切都会好起来


大部分时候,妈妈都不太“理会”旁边人的话。只是每次,佳颖爸爸问,“女儿考上了上海交大高兴吗?”,她妈妈都会回答:“高兴。”


“我自己不好意思说,好像自己考得多好似的。”申屠佳颖害羞地抿了抿嘴。


看得出来,身边人在说话,她妈妈都听在了心里,只是有时候表达不出来。就像每次爸爸问“我们要不要一起送佳颖去读大学”时,妈妈总会说“你带我去”。


这个时候,她爸爸就会趁机“要求”,“那你要赶快好起来哦!”


“我想过这个问题。我希望她能自己吃饭,然后能自己推轮椅,能知道大小便。就这三个。”申屠佳颖说,“她现在手还能不能行动自如。应该能好起来吧,就是时间问题。”


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?18岁的少女申屠佳颖问。


会的。肯定。


来源 | 钱江晚报(记者 郑琳 王湛)

编辑:美文经典欣赏          

版权声明:【我们尊重原创。文字美图素材,版权属于原作者。部分文章推送时因种种原因未能与原作者联系上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及时删除。】

美文经典欣赏美文经典欣赏——个人传播平台。传播正能量,推荐精品美文。关注请搜美文经典欣赏长按可复制),也可以长按识别下面的二维码。


温馨提示:本文章来自网络并且是网友发布,请自行核实信息的真实性防止受骗,一切法律问题本站不承担哦!如侵权请联系本站(http://www.hangoushe.com)删除,谢谢!

 本站业务属于 广州韩兜贸易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备案号:

友情链接: 莆田鞋货源